知道长颈鹿怎么打架吗

【卜岳】我们一起活着(中)

路king:

* 私设不上升真人,甜,养父捡小孩儿养成。

05

特殊学校能教的不多,对年龄也只有大致的划分。卜凡给小辉办好身份之后,又带他去测了骨龄,但这一测还真测出了问题。卜凡一直以为当年小辉也就七八岁的样子,但如今看来似乎不太对。看着“岳明辉”的检验单,卜凡实在无法把16岁的年龄和眼前这个小屁孩儿挂上钩,这也发育的太慢了吧?

小辉看不见自己的单子,问卜凡怎么了?卜凡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哪年出生的。小辉说知道。卜凡又问他:生日也知道?小辉说知道。卜凡憋着火儿,扯着小孩儿上了车才怒道那你他妈不跟我说!我给你身份证上弄的12岁,你他妈骨龄测的是16!小辉早习惯了他的暴脾气,没事人似的系好了安全带,说那也没差多少啊,你不要说脏话了。卜凡一把掐住他后颈拽到眼前,说你他妈耍我呢?小辉疼得直掰他手:疼!你…不是你说的年龄小点儿安全吗?你又没问过我!

卜凡才松手,小辉就缩到了靠门那边。
他确实和实际年龄差很多,同样的座椅,他也就占1/2的位置,瘦瘦小小的,一点儿都不像是十六、七的少年。卜凡不说话,感觉像是生气了,把人送回家后就又出了门。小辉在客厅等了卜凡很晚,这一次等到睡着了都没等到,还是卜凡早上回来的时候把他抱回的卧室。

小辉的卧室很小,床也是小孩儿的那种。他不喜欢特别大的空间,床也一样,小一点儿能让他有安全感。卜凡摸了摸小孩儿的头发,觉得当爹的可能都这样,再看看小孩儿稚嫩的脸,便也没那么气了。卜凡起身去洗澡,出来时候发现小孩儿醒了,蜷在他卧室的沙发上等着。

吵着你了?卜凡捏了捏小辉耳朵,小辉抬手去摸,他就又松开了。小辉起身追在卜凡身后,问他你是不是生气了?卜凡哼笑一声,说我生什么气啊,又不是你什么人。小辉赶紧抓住他胳膊,解释说我不是不愿意告诉你,是我以为那些都不重要了,你去年还给我买了生日蛋糕,那就是我生日了,不好吗?

男孩穿着一件宽大的T恤,几乎到膝盖。那是卜凡的衣服,尽管他给小辉买了一些合身的衣服,但小辉还是喜欢以前那些旧的。卜凡说过好几次别舍不得穿新的,家里有钱。小辉还是要穿那些褪了色或是有些发黄的衣服,说是喜欢。卜凡知道自己总不在家,小孩儿不出门,大概是觉得有安全感吧。

卜凡附身把小孩儿抱了起来,他力气大,还能像以前一样把小辉抱起来。但小辉已经不像四年前那么小了,四肢细长也有些大孩子的模样了。

好,我的宝贝!男人笑了。

06

以前家里没钱,住的地方也小,小辉在破烂的单人沙发上睡了两年多。后来熟络起来,没那么防备了,卜凡就让小辉到床上睡,说他老这么蜷着睡,以后也是个小萝卜头。果不其然,俩人挤单人床的日子里,小辉还真长了些个子。然后卜凡又换了个双人床,再后有了两居。

俩人躺在床上,小辉摸了摸卜凡的脸,笑了笑没说话。然后又摸摸了卜凡肩膀,说你又受伤了。卜凡把他手拿开,说没事儿,蹭了点儿皮。小辉看不见,就凑近闻了闻,血味很重。

小辉从床上爬了起来,说:你起来,我给你重新弄一下!
卜凡却只看到他T恤底下只有一个三角内裤。

这家里边,小辉比卜凡还要熟悉。家里常备消毒消炎的药,卜凡这些年受伤没以前那么多了,但偶尔有几次,还是挺严重的,小辉摸摸他伤口就知道什么情况,即便卜凡不吭声,他也知道该怎么处理。还好这次不深,但是挫伤面积着实不小。

哎!轻点儿!卜凡嚎叫了一声。
小辉手底下就轻了一些,还问他有没有清理过伤口,是不是有脏东西没取出来?
卜凡说都清理了,过几天就好,你别弄了,满手血了呼啦的!
小辉说你要是不受伤,怎么会有血?
哎哎~卜凡点点头:我的错、我的错!

小辉这些日子又长个儿了,卜凡坐在椅子上的时候,他都得弯下腰来处理伤口。卜凡刚才也感受到了,他抱起小辉的时候就感受到了。他的小辉已经不再是小孩儿,虽然还是小细胳膊小细腿,但纤长的身量已经在往少年发展了。

饿不饿?要不你吃点儿东西再睡吧。
小辉收拾好药箱,客厅的表刚好报时七点,他索性开始准备早餐。卜凡也不用帮忙,就看他一个人在厨房忙活,油、盐、鸡蛋、米饭,连葱都知道在哪儿,还会把干了那层剥掉。小辉一点儿都不像个瞎子,只要不出这个家,他能活的很好。

小辉有一双很漂亮的腿,又直又长,踮起脚从橱柜里拿碗的时候,T恤拉起一些,大腿内侧还有些小肉。卜凡在厨房门口看着,直到小辉端着炒饭回过身来,他才蹭了蹭自己鼻子,默念好几声这是自己儿子才强迫自己不去关注那些有的没的。小辉自然不知道卜凡在看什么,卜凡也没让他撞到自己,等小辉走近的时候,他就握着小辉的肩一起走到餐桌边上。

会咸吗?小辉问道。
卜凡就舀了一勺喂他:你尝尝。
小辉尝了下,说嗯,还好,你赶紧吃吧。
卜凡问他:你不吃?
小辉摇摇头,卜凡就说好,然后就盯着小辉嘴边那粒米,把自己盘子里的都吃了。

07

小辉越来越好看了。这话以前老有人说,卜凡听着开心,跟夸自己似的,但后来就不那么喜欢了。小辉十八岁的时候,卜凡带他出去过的生日。那时候基本是卜凡巅峰时期,每个月过手的钱都有小几百万,俩人吃穿不愁,日子过得也算安稳。

卜凡问小辉想要什么生日礼物?小辉说你不都准备了么?卜凡说那是我准备的,你还可以要你想要的。小辉想了想,说那我希望我永远不会拖累你。卜凡吻了吻他额头,说永远不会,你是我的小福星才对。

这些年,俩人更亲密了一些。卜凡总是喜欢亲吻小辉的额头,有时候是早上,有时候是晚上,或者是有些说话的时候。小辉一开始有些困惑,但也接受了,后来是习惯了。卜凡如果亲他额头,他就也会抱着卜凡的脖子,再亲一下卜凡的脸颊。他的世界没有卜凡以外的人,也不会在意都有谁看着,这感觉会更单纯一下,像家人一样。

令卜凡最没有意料到的,其实是小辉的语言学习能力。他从小就看不见,竟然靠电脑和网络自学了外语。他从没买过外语书,或是教材之类的,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,但口语方面却意外顺畅。卜凡手里有点儿钱,压根也没准备让他自力更生,见他喜欢,又请了外教帮他学习。但如果不是那个外教色欲熏心,卜凡也不至于把那老外的牙都揍掉了。

自那之后,小辉好久没开口说过话,卜凡每天抱着他睡,还是见他每天都做噩梦。卜凡一直跟他说没事儿了,那个人并没有对你做什么,以后也不会有人来家里了。小辉缩在他怀里瑟瑟发抖,说我不喜欢他亲我……卜凡说我知道,他以后都不会出现了,别怕,有爸爸在呢。

小辉紧紧攥着卜凡胸口的衣襟,哆哆嗦嗦,好久之后才哭着喊了一声爸爸。然后他抱紧了卜凡的腰,整张脸都埋在男人宽阔的胸膛,不断小声央求着再也没让任何人来家里了。卜凡连声说好,感觉自己整颗心都要被他哭碎了。

【卜岳】我们一起活着(上)

养成系列我好爱!

路king:

* 私设不上升真人,甜,养父捡小孩儿养成。




01




卜凡17岁那年刚彻底从学校出来,也没个正经营生,只能跟在KTV的夜场领班后边混口饭吃。一直到后来20出头,有点儿模样了,但也不过是能有个自己的歇脚地儿,还是没活明白。不过也是那年,他在最乱的那条街后巷捡了小男孩,瘦瘦小小的可能也就十来岁,眼还是瞎的。卜凡捡到他的时候也没多想,就觉得能比自己还惨,也不容易。




男孩有自己的名字,叫小辉。


小辉能说话,但声音很小,怯生生的。卜凡把饿昏过去的小男孩儿带回了家,还给他买了几天的饭,平日里就让他睡在客厅沙发上。男孩没拒绝,吃的也不多,卜凡一顿的饭量他能吃两天,只是身子有些脏,卜凡拉他去洗澡的时候才开始挣扎。




有人碰过你?卜凡蹲在地上问他。小辉眼睛是暗的,但眼眶红彤彤的,一直咬着下唇不说话。卜凡倒也直白,笑着说我对小孩儿没兴趣,带你回来完全是因为你过的比我惨,看得我舒坦,但我养的也不是看门狗,用不着在泥地里滚成个泥蛋,你要还想有口饭吃,就老老实实把澡洗了,东西都在这,洗完了自己回沙发上睡觉去,我今儿不回来。




男孩儿不安地抱着怀里的一团东西,可能有毛巾有衣服,男人没告诉他,他也不知道哪里是水管。后来听到两个关门声,才哆哆嗦嗦地蹲了下来。




02




捡了小辉回来那年,卜凡开始顺风顺水,三四年之后就管下七八个店。手底下有几个好兄弟都知道他家有个小孩儿,可能是因为孩子真的太小,大家没想太多,而且卜凡逢人便说是自己儿子,大家也就信了。小辉人前的时候不出声儿,很多人都以为他是又瞎又哑,偶然有一次在家里才叫了声“凡哥”,卜凡和手下都愣了。




后来卜凡跟小辉说得改口,况且也养你这些年,叫声爸爸不过分吧?小辉不情愿,卜凡就蹲下来,却突然发现小辉长个了,他只好坐到旁边椅子上,像以前一样把他拉近,站在自己两腿之间。卜凡说好家伙,窜这么老些!他比了比手,小辉已经比他坐着还要高了。




小辉说你俩星期没回来了。卜凡挠挠头,说是么……小辉伸出手,熟练地捧住卜凡的脸,就好像他能看见那样,不太满意地说道:你又没刮胡子。卜凡说这几天忙…那个,先别打岔,以后不管有没有外人,都得叫“爸”,知道吗?小辉说为什么?卜凡啧了一声,说你怎么不听话了!小辉转身要走:我去给你煮碗馄饨吧。卜凡把小辉拉了回来,略显沉声地说道:我不是要占你便宜,是你长大了,免得人说闲话。小辉不明所以,眼睛还是暗灰的,但许是听出了男人声音里的郁结,他静默了一会儿,还是改口小声地叫了一声“爸”。




想要改口并不是件容易的事,卜凡也不想小辉一直窝在家里,所以平日里在家也不再让他叫哥,但小辉总是顺嘴,卜凡听到了就轻轻拍他嘴一下,示意他不能这么说。小辉虽然这些年没怎么和外人接触,脑子却不慢,后来索性不叫他了,什么称呼都没有。卜凡是很久之后才意识到这件事的,那时候他正准备给小辉办入学相关的事宜。




03




给这么个来历不明的人办身份是件很难的事儿,但想走个外门邪路还是很简单的。小辉并不是个没有姓名的人,卜凡要给他弄档案的时候,他坚持用自己的名字,气得卜凡说他妈我儿子不跟我姓叫什么事儿?!但小辉很冷静,说你可以说你女朋友姓岳。




孩子大了,就开始气人!卜凡觉得子不教父之过,考虑过棍棒之下出孝子,但小辉又瘦又小的,这些年不怎么出门,白得像雪一样的皮肤,怎么看都是个精致漂亮的小孩儿,还真让人下不去手,捏他一下都怕他碎了……




连抽半包烟之后,卜凡才妥协,说你他妈爱叫什么叫什么吧!然后就摔门出了门。后来半夜回来的时候,小辉还在沙发上等他,听他回来了就起身去接。卜凡白天坐的那个椅子没放回原处,差点儿绊了小辉一跤,还好卜凡手快把人捞住了,索性把人打横抱回他自己的卧室。




怎么这么晚还不睡?卜凡问。


小辉也不客气,乖乖钻进被子躺好,说等你回来呢。


卜凡叹了口,摸了摸他发顶,说睡吧。


嗯…小辉也拍了拍卜凡的胳膊,说了句:晚安,爸。




04




当爸的感觉是很奇妙的事情,卜凡挺喜欢小辉叫他“爸”的,像一种责任,也像一种难以言喻的爱。卜凡长这么大从来没去过游乐园,那天听店里几个小崽子讨论暑假去玩什么过山车,不知怎的,他也想带小辉去。




小辉听了这个出行计划之后也很开心,但又说会不会很贵什么的。他这些年一直没怎么出过门,以前衣服是卜凡穿剩下的,后来也有新衣服,但他花的钱无非是门口买个菜,连搬家都不知道是什么概念。卜凡玩儿着他头顶上扎的小揪揪,说不贵,等爸有钱了,带你出国玩!




但向往是向往,实际体验又是另一回事儿了。卜凡个子高,很多项目不能陪小辉一起,小辉只玩了一个过山车就面无血色,本来就是一张苍白的小脸儿,这下近乎透明。卜凡一摸他膝盖,都是抖的,这搁别人他早嘲笑损人了,但此刻卜凡只想把他抱起来走。小辉哆哆嗦嗦地小声说不用,要不咱俩就走走吧,挺暖和的。




夏天太阳特别大,周围人群熙熙攘攘的,听着都燥,但小辉一直笑着,看起来就特别开心。卜凡拉着他手,突然停了下来,弯下腰问他吃不吃冰激凌?小辉摇摇头。卜凡就捏他鼻子,说你就算把这一车都吃了,我也买得起。




小辉的手很小,一只手将将握着冰激凌的蛋筒,站在卜凡边上也就刚刚到胸口的位置。卖冰激凌的小姐姐似是看出小辉的眼睛有问题,又夹了一颗草莓放在他的冰激凌上。小辉感觉到了什么,仰头找了找卜凡的方向。卜凡说姐姐送了你一颗草莓。小辉愣了一下,才冲着面前说了句谢谢。小姐姐笑出了声儿,说不客气。然后又对卜凡说:您儿子吗?卜凡笑了,说对,我儿子。小姐姐又说了句:他长得可真好看!




这感觉比月初盘账时候还爽,卜凡心情大好!但离开冰激凌车的时候,小辉还是没吃,卜凡问他怎么了?小辉就伸手把冰激凌往卜凡的方向递了递,卜凡轻笑出声,用自己手里的冰激凌点了下小辉的嘴唇,说我也有,香草味的。然后又把小辉的也往他自己嘴边的贴了贴,问他尝的出来么?你的是草莓的。小辉舔舔嘴唇,点了下头。




卜凡又问他哪个好吃?小辉说都好吃。卜凡就说那两个都是你的。小辉摇摇头,说我吃这个就行。卜凡又用香草点了下小辉的嘴唇,小辉就用舌头舔了舔,粉嫩的舌头若隐若现,看起来就像一块可口的草莓软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