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道长颈鹿怎么打架吗

【卜岳】我们一起活着(上)

养成系列我好爱!

路king:

* 私设不上升真人,甜,养父捡小孩儿养成。




01




卜凡17岁那年刚彻底从学校出来,也没个正经营生,只能跟在KTV的夜场领班后边混口饭吃。一直到后来20出头,有点儿模样了,但也不过是能有个自己的歇脚地儿,还是没活明白。不过也是那年,他在最乱的那条街后巷捡了小男孩,瘦瘦小小的可能也就十来岁,眼还是瞎的。卜凡捡到他的时候也没多想,就觉得能比自己还惨,也不容易。




男孩有自己的名字,叫小辉。


小辉能说话,但声音很小,怯生生的。卜凡把饿昏过去的小男孩儿带回了家,还给他买了几天的饭,平日里就让他睡在客厅沙发上。男孩没拒绝,吃的也不多,卜凡一顿的饭量他能吃两天,只是身子有些脏,卜凡拉他去洗澡的时候才开始挣扎。




有人碰过你?卜凡蹲在地上问他。小辉眼睛是暗的,但眼眶红彤彤的,一直咬着下唇不说话。卜凡倒也直白,笑着说我对小孩儿没兴趣,带你回来完全是因为你过的比我惨,看得我舒坦,但我养的也不是看门狗,用不着在泥地里滚成个泥蛋,你要还想有口饭吃,就老老实实把澡洗了,东西都在这,洗完了自己回沙发上睡觉去,我今儿不回来。




男孩儿不安地抱着怀里的一团东西,可能有毛巾有衣服,男人没告诉他,他也不知道哪里是水管。后来听到两个关门声,才哆哆嗦嗦地蹲了下来。




02




捡了小辉回来那年,卜凡开始顺风顺水,三四年之后就管下七八个店。手底下有几个好兄弟都知道他家有个小孩儿,可能是因为孩子真的太小,大家没想太多,而且卜凡逢人便说是自己儿子,大家也就信了。小辉人前的时候不出声儿,很多人都以为他是又瞎又哑,偶然有一次在家里才叫了声“凡哥”,卜凡和手下都愣了。




后来卜凡跟小辉说得改口,况且也养你这些年,叫声爸爸不过分吧?小辉不情愿,卜凡就蹲下来,却突然发现小辉长个了,他只好坐到旁边椅子上,像以前一样把他拉近,站在自己两腿之间。卜凡说好家伙,窜这么老些!他比了比手,小辉已经比他坐着还要高了。




小辉说你俩星期没回来了。卜凡挠挠头,说是么……小辉伸出手,熟练地捧住卜凡的脸,就好像他能看见那样,不太满意地说道:你又没刮胡子。卜凡说这几天忙…那个,先别打岔,以后不管有没有外人,都得叫“爸”,知道吗?小辉说为什么?卜凡啧了一声,说你怎么不听话了!小辉转身要走:我去给你煮碗馄饨吧。卜凡把小辉拉了回来,略显沉声地说道:我不是要占你便宜,是你长大了,免得人说闲话。小辉不明所以,眼睛还是暗灰的,但许是听出了男人声音里的郁结,他静默了一会儿,还是改口小声地叫了一声“爸”。




想要改口并不是件容易的事,卜凡也不想小辉一直窝在家里,所以平日里在家也不再让他叫哥,但小辉总是顺嘴,卜凡听到了就轻轻拍他嘴一下,示意他不能这么说。小辉虽然这些年没怎么和外人接触,脑子却不慢,后来索性不叫他了,什么称呼都没有。卜凡是很久之后才意识到这件事的,那时候他正准备给小辉办入学相关的事宜。




03




给这么个来历不明的人办身份是件很难的事儿,但想走个外门邪路还是很简单的。小辉并不是个没有姓名的人,卜凡要给他弄档案的时候,他坚持用自己的名字,气得卜凡说他妈我儿子不跟我姓叫什么事儿?!但小辉很冷静,说你可以说你女朋友姓岳。




孩子大了,就开始气人!卜凡觉得子不教父之过,考虑过棍棒之下出孝子,但小辉又瘦又小的,这些年不怎么出门,白得像雪一样的皮肤,怎么看都是个精致漂亮的小孩儿,还真让人下不去手,捏他一下都怕他碎了……




连抽半包烟之后,卜凡才妥协,说你他妈爱叫什么叫什么吧!然后就摔门出了门。后来半夜回来的时候,小辉还在沙发上等他,听他回来了就起身去接。卜凡白天坐的那个椅子没放回原处,差点儿绊了小辉一跤,还好卜凡手快把人捞住了,索性把人打横抱回他自己的卧室。




怎么这么晚还不睡?卜凡问。


小辉也不客气,乖乖钻进被子躺好,说等你回来呢。


卜凡叹了口,摸了摸他发顶,说睡吧。


嗯…小辉也拍了拍卜凡的胳膊,说了句:晚安,爸。




04




当爸的感觉是很奇妙的事情,卜凡挺喜欢小辉叫他“爸”的,像一种责任,也像一种难以言喻的爱。卜凡长这么大从来没去过游乐园,那天听店里几个小崽子讨论暑假去玩什么过山车,不知怎的,他也想带小辉去。




小辉听了这个出行计划之后也很开心,但又说会不会很贵什么的。他这些年一直没怎么出过门,以前衣服是卜凡穿剩下的,后来也有新衣服,但他花的钱无非是门口买个菜,连搬家都不知道是什么概念。卜凡玩儿着他头顶上扎的小揪揪,说不贵,等爸有钱了,带你出国玩!




但向往是向往,实际体验又是另一回事儿了。卜凡个子高,很多项目不能陪小辉一起,小辉只玩了一个过山车就面无血色,本来就是一张苍白的小脸儿,这下近乎透明。卜凡一摸他膝盖,都是抖的,这搁别人他早嘲笑损人了,但此刻卜凡只想把他抱起来走。小辉哆哆嗦嗦地小声说不用,要不咱俩就走走吧,挺暖和的。




夏天太阳特别大,周围人群熙熙攘攘的,听着都燥,但小辉一直笑着,看起来就特别开心。卜凡拉着他手,突然停了下来,弯下腰问他吃不吃冰激凌?小辉摇摇头。卜凡就捏他鼻子,说你就算把这一车都吃了,我也买得起。




小辉的手很小,一只手将将握着冰激凌的蛋筒,站在卜凡边上也就刚刚到胸口的位置。卖冰激凌的小姐姐似是看出小辉的眼睛有问题,又夹了一颗草莓放在他的冰激凌上。小辉感觉到了什么,仰头找了找卜凡的方向。卜凡说姐姐送了你一颗草莓。小辉愣了一下,才冲着面前说了句谢谢。小姐姐笑出了声儿,说不客气。然后又对卜凡说:您儿子吗?卜凡笑了,说对,我儿子。小姐姐又说了句:他长得可真好看!




这感觉比月初盘账时候还爽,卜凡心情大好!但离开冰激凌车的时候,小辉还是没吃,卜凡问他怎么了?小辉就伸手把冰激凌往卜凡的方向递了递,卜凡轻笑出声,用自己手里的冰激凌点了下小辉的嘴唇,说我也有,香草味的。然后又把小辉的也往他自己嘴边的贴了贴,问他尝的出来么?你的是草莓的。小辉舔舔嘴唇,点了下头。




卜凡又问他哪个好吃?小辉说都好吃。卜凡就说那两个都是你的。小辉摇摇头,说我吃这个就行。卜凡又用香草点了下小辉的嘴唇,小辉就用舌头舔了舔,粉嫩的舌头若隐若现,看起来就像一块可口的草莓软糖。

评论

热度(667)